疫情催热“宅经济”:直播网红不再是“新物种” 在线授课老师炙手可热

2020-03-20 10:42:52

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许多企业的齿轮被迫停转。贺岁期间本该高涨的消费力也骤然降温,街道空旷,店家冷清。就在线下商业活动碰壁之时,“宅经济”的迅速引爆倒逼各行业将业务搬至线上,启动“花式云开工”。2020年2月份,淘宝新增加100万商家,新开播商家环比增长719%,用户环比增长153%,并带动平台成交额同比翻倍,每周订单量环比增速超20%。

依托内容创新、精细化运营与玩法迭代,并在算法、5G网络、AIoT、云计算设备等技术加持下,直播领域早已脱离“野蛮生长”阶段;而李佳琦、薇娅等顶流大主播惊人的带货能力,也侧面佐证了产业链走向成熟、规范。基于此,直播人才不再是“新物种”,直播相关技能也进一步完成系统化,成为新商业人才可提升的竞争力。直播行业逆势崛起迅速形成了巨大人才缺口,相关岗位人才需求直线上升。

日前,智联招聘携手淘榜单,共同发布《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

电商为直播人才吸纳大户,宅经济下娱乐休闲领域直播就业机遇增多

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背景下,直播行业人才需求量却逆势猛增。针对直播相关岗位而言,招聘职位数在一个月内同比上涨83.95%,招聘人数增幅更是达132.55%。

薪酬方面,今年春节后一个月内,直播相关岗位的平均招聘薪酬为9845元/月,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较去年同期小幅上涨1.63%。

从具体细分领域来看,今年春节后一个月,侧重卖货的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招聘的直播岗位数量在所有直播岗位中占三分之一,比例最高。与直播平台主导、创作者自发进行的带货相比,电商平台主导的直播具备平台信用背书,对交易的指向性更为明确,借助真实性与互动性实现最短路径下的爆发式增长,充满就业机遇。

其次,以内容为驱动的媒体/出版/影视/文化传播领域招聘的直播岗位占28.58%,排名第二;涵盖电竞、赛事、秀场直播等消遣功能强的娱乐/体育/休闲行业招聘直播职位数占比由去年同期的4.97%扩张至16.39%,这与疫情期间网络游戏等“宅经济”的爆发不无关系,娱乐直播行业也由此受益。

同样以卖货为主的耐用消费品(服饰/纺织/皮革/家具/家电)、快速消费品(食品/饮料/烟酒/日化)与零售/批发行业,也将商家自播纳入营销和销售计划的一部分,对直播人才的需求分别占比2.74%、2.59%和2.52%。

教育/培训/院校领域对在线授课教师的招聘岗位数占所有直播岗位的2.72%,却吸引求职者投来大量简历,促使其成为直播细分领域中热度最高的领域,竞争指数达到20。疫情期间,线下教育遇冷,各地大中小学都开启云课堂,老师们也纷纷化身“主播”,“直播+”所带来的模式无疑为教育行业指引了新方向,从而导致教育行业求职者改变赛道,将目标转移至在线教育,解决教育资源的区域性分布不均等痛点。

此外,互联网/电子商务、娱乐/体育/休闲领域以16.1和14.6的竞争指数紧随其后。

疫情催热“宅经济”:直播网红不再是“新物种” 在线授课老师大炙手可热

平均招聘薪酬上,教育/培训/院校领域以11577元/月位居第一,薪酬高于直播行业平均的还有媒体/出版/影视/文化传播(10250元/月)、互联网/电子商务(10120元/月)和娱乐/体育/休闲(10049元/月)。

直播产品开发岗平均招聘薪资26076元/月,主播岗位“声不如颜”

直播行业核心岗位中,视频主播/艺人持续为第一刚需,2020年节后复工以来招聘职位数占比56.83%,这主要缘于核心主播的IP号召力直接左右流量,各商家平台都在努力挖掘带货达人。而如今直播行业的精耕细作使直播运营岗需求增长,占比达到15.46%,较去年提高4个百分点。

此外,招聘语音/音频主播招聘的岗位占到9.02%,比去年的3.52%大幅扩张,需求量位居第三。继视频主播走热后,以情感电台、脱口秀、音乐节目、有声书等声音资产为主的音频平台相继上线语音直播板块,打造全新内容生态,推动“声优”需求上涨。

竞争指数方面,最为炙手可热的直播教师平均每个岗位收到35份简历,直播运营与视频主播/艺人的竞争指数分别为17.2和12.8。

知识、技术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的岗位往往工资更高,这对于直播人才也同样适用。负责直播界面设计、开发、测试、运维等多阶段把控的直播产品开发岗位以26076元/月的高薪位居薪酬第一;与教育行业直播岗位的高薪相呼应,直播教师的平均薪资达到11883元/月;作为招聘需求最高的“门面”,视频主播/艺人的薪资为10188元/月。同样作为直播主角的语音主播,由于门槛更低,平均薪资是视频主播的9成。

疫情催热“宅经济”:直播网红不再是“新物种” 在线授课老师大炙手可热

直播岗位七成不限学历和经验,主要靠实操技能取胜

针对直播工作,企业对人才的学历与工作经验硬性要求较少。智联招聘全平台岗位学历要求主要集中在大专(43.2%)与本科(26.78%),而这两数字在直播相关岗位中则为18.54%和7.11%;近7成岗位对直播人才的学历水平无要求。

在工作经验方面,全平台的要求分布均匀,其中“1-3年”与“3-5年”合计占比近5成,与此同时也保持了一定的招聘灵活性,38.09%的岗位表示接受“经验不限”。直播岗位不要求工作经验的岗位占比接近全平台的2倍,其次是占比18.03%的“1-3年”。

直播工作的低门槛,为人们构建了美好的网红梦,也促使各领域企业向“直播+”发力,通过新商业模式所带来的的增长反哺直播行业。但仔细研究招聘要求,多数都要求直播相关人才具有特殊才艺、表达能力强、互动能力强,有些还要精通美妆或时尚等领域的专业知识。虽然这些要求与工作经验和学历无关,但综合技能要求也是比较高的。

“门槛低”“薪资高”“需求大”,直播行业持续吸引大量人才加入赛道。网红主播虽然成为直播行业一大标签,但随着行业出圈,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直播的成功并非凭借走红空想,而是各类职能的协作与融合、不断走向体系化的结果。

直播间看似风光的工作背后,是对人才综合能力的考量。直播需要场控管理能力、招商能力、互动能力、带货能力、官方活动运营能力等多方面的要求。这也解释了多数企业虽然不强制规定直播人才的学历和工作经验,但实则通过隐性能力严格筛选综合能力强的高效性人才。

除电商之外,直播正在越来越多的垂直场景中获得广泛应用,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社交、远程办公等场景中都可以看到直播的普及所带来的的改变,直播模式也成为不同行业转型的抓手,促使直播人才缺口加大。直播相关岗位具有硬性门槛低、薪酬高、需求大的特点,并且由一线城市不断下沉,兼职机会越来越多。对意向求职者而言,找准定位并有针对性地提升自己的能力素质,才能在日新月异的行业中获得生存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