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城遗址新发现疑似青铜器墓葬

2020-11-17 09:35:44
11月16日,盘龙城杨家湾北坡遗址发掘现场。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16日,长江日报记者来到盘龙城博物馆,带读者直击盘龙城遗址杨家湾北坡考古现场。

走近盘龙城遗址杨家湾北坡考古遗址点,黄土阡陌状的考古挖掘现场呈现眼前,人工搭起的顶篷上拉着红色横幅:“保护武汉城市之根,探索青铜文明奥秘”。

■ 丰厚的文化堆积,说明曾经历过频繁的人类活动

16日下午,长江日报记者从位于盘龙大道一侧的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入口,向东步行约10余分钟,到盘龙城博物院老馆,再向北沿石子路上坡步行两三百米,杨家湾北坡考古遗址点出现了。

大大小小的四方形挖掘坑(探方)内散布着大小石块,土层中的黄色陶片分布广泛。有些深挖的坑,看得到明显的灰烬色、陶片的分层,标示着不同时期的堆积。武汉大学考古队的学生和盘龙城遗址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正执铲发掘,附近一群工作人员正在发掘一处疑似墓葬的遗迹。

随行的盘龙城遗址博物院考古研究部副主任廖航介绍,1974年到1976年,盘龙城遗址曾进行过大规模发掘,发掘出了两座大型宫殿,并在大型宫殿东面的李家咀处发现了贵族墓葬。2010年以来,每年都有武汉大学考古队、省市考古所持续考古发掘。2014年在盘龙城遗址杨家湾再次发现一座大型宫殿,在宫殿西侧发现了盘龙城最晚阶段的贵族墓葬。

随着盘龙城遗址保护和管理的不断规范化,同时配合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盘龙城考古工作开始围绕遗址保护和展示方向进行,这也意味着近年盘龙城遗址考古由阐述文化属性转向探索聚落与社会场景。

廖航说,杨家湾岗地是盘龙城遗址区面积最大的自然地理单元,这里大部分区域——包括岗地的北坡都有丰厚的文化堆积,说明曾经经历过频繁的人类活动。

为进一步了解商时期岗地地貌环境及聚落布局,从2014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17年,考古队连续对杨家湾南坡、岗地顶部的几处地点进行了发掘。对杨家湾南坡的进一步发掘,揭示出大型宫殿建筑之南,阶地式分布着其他中小型建筑,这样的布局可能还是商人人为对环境利用与改造的结果。

而在杨家湾的北坡,考古队发现了大规模的石头堆积,沿着湖岸分布,疑似外城垣遗迹。为了理清这些石头堆积的性质,考古队从2018年开始对北坡进行细致的考古发掘。

从2018年至2020年,考古队在杨家湾北坡的考古发掘面积约1050平方米。在这期间,还与美国芝加哥大学达成合作,组成中美联合盘龙城考古工作队共同发掘和研究。通过双方的合作努力,发现北坡生活类堆积不多,多见条状或片状铺石,初步可见的分布规模东西达400米、南北100米。

廖航指着眼前的发掘现场说:“这些石头或沿陡坎堆砌,或沿坡地平铺。一部分石头整齐摆放,可看出是用石块围绕成的房屋遗迹与踩踏面。”

■ 武大考古队学生吃住在发掘现场

记者在发掘现场见到正蹲在坑内用小铲刮土的武大历史学院考古专业研二学生刘云松。秋季开学以来,刘云松和另外4名研究生和一名大四学生,由指导老师带队,吃住在杨家湾遗址。

研究商周考古方向的刘云松参加过2018年杨家湾北坡两米宽的解剖沟的挖掘,此前一年对此地密集的勘探,发现这一块的石堆和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南方科技大学的一名考古学教授曾来杨家湾北坡考察,他推测这里是梯田。要将杨家湾北坡发掘研究深入推进,刘云松估计明年和同学可能还要继续在此参加发掘研究工作。

■ 杨家湾北坡石块堆积有多种解读

廖航推测,杨家湾北坡的石块堆积可能有多种功能和性质:一种是东西向横列的石块堆积遗迹,可能与在斜坡上加固平整土地有关;另一种是围砌成墙的石块为建筑遗迹,其面积较小,与盘龙城一般生活居址的建筑不同,具体的性质和用途待探查。

除开石头堆积外,在杨家湾北坡还发现了外形规整的灰坑、大面积的陶器废弃堆积,应是盘龙城商民有规划性的建造行为。这些遗迹推测与祭祀活动有关。

就在记者前往探访的前一天,15日下午,考古队在杨家湾北坡发现了一座疑似的青铜器墓葬,出土的青铜器为酒器,是盘龙城贵族的象征。按照商代贵族的埋葬习俗,此地应该还有更多的青铜器贵族墓葬,此前在杨家湾南坡同样也发现了一批贵族墓葬。这些发现更加有力地说明杨家湾是盘龙城贵族统治阶级生活的区域。

廖航说,在杨家湾北坡尚未发掘之前,很多人怀疑这里存在外城垣遗存,因为在这里曾发现长约150米、宽约20米的黄土带,其南北两侧有人工垒砌的石块疑似为护坡。但在其后进一步发掘中,发现石块在杨家湾北坡较多区域或成片、或垒砌成坎,分布范围极大,与生产和祭祀活动有更大关系,具体的性质仍需要进一步探讨,也是近一两年发掘研究的重点之一。

在盘龙城最晚阶段,杨家湾岗地南坡分布有大型墓葬和大型房屋基址,北坡则有疑似生产和祭祀活动的遗迹,在杨家湾以北还形成了新的功能区,其表现之一是小王家嘴墓地。这些皆表明盘龙城晚期聚落重心的北移,而杨家湾则是盘龙城晚期阶段的城市中心。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