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书金案明日重审 对话王书金:心理负担减轻了,不能让别人背锅

2020-11-20 09:45:59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和周兆成处获悉,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一案将于2020年11月20日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据央视新闻11月9日消息,最高人民法院在复核期间,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不予认定被告人王书金涉嫌实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乙的犯罪事实出现了新证据,需要对该起犯罪进行重新审理和判决。

今年11月,红星新闻记者委托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与周兆成,在河北邯郸磁县看守所采访到了王书金。

王书金表示对聂树斌的案子,是他自己做的事情,绝不能让别人背黑锅。对于目前暂未被认定的张某芬案,他坚持是自己做的,感觉未被认定很无奈。同时,他向代理律师表示,执行后希望把他的遗体捐出去。

张某芬案:未被认定,感觉很无奈

11月16日、17日,周兆成在磁县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王书金。在会见中,王书金对最高人民法院对其死刑复核裁定不予核准,撤销原判,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不太理解。

此前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审裁定认定,被告人王书金1993年11月29日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芬,虽然在王书金的指领下挖出了尸骨,但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未检测出所挖尸骨的DNA序列,缺乏认定尸骨身份的客观证据;尸检报告亦未能确定所挖尸骨的身长、性别、死亡及掩埋时间。

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该尸骨身份就是张某芬,公诉机关指控王书金强奸并杀害张某芬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而据央视新闻11月9日报道,最高人民法院在复核期间,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不予认定被告人王书金涉嫌实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乙的犯罪事实出现了新证据,需要对该起犯罪进行重新审理和判决。律师证实,张某乙即为张某芬一案。

周兆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最高人民法院对王书金案死刑复核期间,公安机关就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被告人王书金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芬这一犯罪事实提交了新的鉴定意见。由于在王书金案在死刑复核阶段符合出现了新的影响定罪量刑的事实、证据的,因此最高人民法院才裁定不予核准,并撤销原判,发回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而在此前,张某芬丈夫王玉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9年年底,张某芬所在的广平县警方采集了王玉申丈母娘和女儿的血,与当年挖掘出的尸体腿骨做亲子鉴定。今年5月,王玉申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鉴定出来了,尸骨是你妻子。”家属也证实,明天将会出席庭审。

朱爱民会见时得知,王书金还记得这个案子的作案过程,他坚持这个案子就是他干的,法院没有认定,他觉得很无奈。朱爱民从王书金处得知,他对张某芬家属都怀着深深的愧疚。因为身陷囹圄,想赎罪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是认罪伏法。

在周兆成会见王书金时,他曾隔着铁栏杆向周兆成展开被害人张某芬家属向其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起诉状》。“他说被害人张某芬以及其他被害人现在都已经是一堆堆白骨,这么多年他们家人太痛苦了,他没有任何财产可以赔偿他们,只有一死以谢天下。”

聂树斌案:是自己做的事情,不能让别人背黑锅

聂树斌案是王书金所涉案件中最受关注的悬案。

王书金曾对朱爱民说,在聂树斌案平反之前,会有一些案件承办机关找他了解情况,此后就没有了。“搞清案件事实,这是王书金一直坚持要做的事情。是他自己做的事情,绝不能让别人背黑锅。”

朱爱民表示,对于最高法将王书金案发回重审在他的意料之中,“聂树斌案是以疑罪从无判决的,并没有彻底给聂脱罪,所以王书金跟聂树斌交集的案子从法律程序上应该搞清楚。最高法不可能简单复核,就执行死刑了,必须得把事实查清楚,这对社会关切和法律有一个交代。”

在谈到聂树斌时,王书金说,司法机关应该还聂树斌一个彻底的清白。“这个案件真的是我做的,我的口供一直都很稳定,如果不是我做的,我不可能知道当时在自行车下面有被害人的钥匙,这个案件真的不能算到聂树斌头上。”

“他说自己20多年前犯下了弥天大罪,造成四名无辜的生命离去,也造成年轻的聂树斌因自己而死,自己的罪孽深重,造成五个家庭,几代人饱受精神痛苦,自己现在活着每天都是折磨,自己根本没有多活下去的想法。自己这样多活一天,都是对受害人全家的无情折磨。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早点接受法律的严惩,这样大家都解脱了! ”周兆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发回重审后:心理负担减轻了,希望执行后把遗体捐出去

律师朱爱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虽然会见时王书金穿着防护服,但是他仍然看到王书金的身体还是不错的。“他除了血糖有些高,其余别的没问题。”

知道高院不核准死刑,案子发回重审后,王书金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这个案子没有被认定,王书金觉得很无奈。这次发回重审,王书金说了“了一个心愿,心理负担也减轻了。”

王书金告诉朱爱民,在看守所的这几年,他尤其是想念自己的孩子。当周兆成问及是否要帮忙通知下家人时,王书金表示不想再打扰家人。“我从小没有受到正确的教育,家里对我管教不够,自己不学好,犯下了罪孽,现在后悔也没用。我已经对不起家人,让家里人失望了。我的孩子就不要打扰了,我不想给孩子心理留下阴影。”

据王书金介绍,他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了。“我在2011年11月的时候就说,等到执行的那一天,把我的遗体捐出去。办成了,对社会做点贡献。办不成,也没啥遗憾的了。”

作为被告人王书金的辩护律师,周兆成与已经接到了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1月20日就该案重新开庭的《出庭通知书》。目前,律师团队已经抵达河北邯郸,正在为开庭作充分的准备。关于该案重审是否当庭宣判,周兆成表示并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