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文化》岁月回䏬:海波/萝卜的储藏

2021-11-20 08:39:24
萝卜包括胡萝卜和白萝卜的储藏曰窖,在硷坡下或窑旁边,找一向阳处挖一个四方坑,直接将萝卜倒进去——胡萝卜和白萝卜得简单分开,各占一半或量少者占一角——然后用土覆盖后,再给上面压一层打庄稼留下的碎末子。覆土为保湿,压碎末为保温,前者的土不宜干燥,后者的末子务必虚松,反之,会影响储存质量,甚至导致储存失败。还有一点须注意,萝卜窖的坑——指放进碎末子后离地面这一段——不宜过浅也不能太深。太深,用起来不方便,过浅容易被猪羊糟蹋,家乡有一句土话曰“老母猪寻着个萝卜窖”,就是从这上面获得的体会。

萝卜怕冻,无论胡萝卜还是白萝卜,一冻都成了一包黑水,仅有的区别有,冻胡萝卜的黒水是黏稠的,冻白萝卜的黑水是清寡的。萝卜储藏的极限时间不长,一过春节就不大行了,温度和湿度太好还阳了,长出黄黄白白、“弯曲格尥”的叶子;湿度太低且温度较低(太低冻了)时,萝卜的水分丢失,不能吃了。同是丢失了水分,胡萝卜和白萝卜的表现完全相反。胡萝卜是干了、皱了、瘦得只留下一根筋了:白萝卜却是更光了、更大了、更白更胖了。

作者海波近照

作者简介:海波,男,1952生,原名李世旺。陕西省延川县马家河乡李家河村人。著有长篇小说《民办教师》《海波文集》等;中国作协会员

失水的胡萝卜完全柴质化了,像一段柴草根一样,面对它此时的枯瘦和干瘪,让人无法不想起它刚出土时的浑圆与丰满,进而联想到人的青春与衰老、兴盛与没落,生出万千惆怅、无限感叹。失水白萝卜的表现更出格,它完全空心了,程度轻的里边什么也没有,程度重的内瓤竟化粉末,切开后随着一股凉气喷出,像耍魔术一样。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里边干成这样了,外面照样光鲜,甚至会更光鲜。

这样的白萝卜会给人们造成麻烦,有的让人手足无措,有的却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例如,前边说过,白萝卜主要用途之一是,正月吃饺子拌馅用,而一般人家焯萝卜丝备馅都在除夕,如果这家人的白萝卜看起来光光堂堂,一切冒了一股白烟,且没有替代品,麻烦就大了。有人会问:这有什么麻烦,问本家或村人借点,再不行去买点不就行了吗?其实,这就是问话人不懂了,按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形和风俗习惯,既无处买又不能借。

先说无处买。那时的延川县城三、六、九逢集,节前最后一个集日是腊月二十九日,一过这天就没有集了。即便是腊月二十九日“小尽”为除夕,因时间错开而赶不上。因为焯萝卜丝一般在早饭后,这时赶集的人已经走了。再说不能借。那时的人穷讲究,讲究个“宁穷一年,不穷一天”,大过年向人借东西,既失体面又不吉利。事情解决了也会在心里留下阴影,来年人病了,猪死了,自留地的庄稼没捉了苗,就会想:是不是除夕那事害的。

若把这些坏萝卜当好萝卜卖了或者送了人,结果更不好,作为买者的生人会大过年地操你的先人,而熟人或亲戚则会重新审视你的人品,进而确定之后的交往程度。(2021-11-16)

网刊、纸刊同步    欢迎关注 投稿  认领优先

全年12期共计120元